“动物间谍”为中情局刺探苏联效劳

——

2020-07-13 18:02:05

情报战争,被军事大国视为“永不停息的战争”,不分平时和战时。冷战期间,美国中央情报局围绕苏联展开了“无死角”的刺探,甚至动用了特殊的“人马”——动物。

活的“无人机”

“动物伙伴”是中情局训练动物完成侦察任务的代号,特别是1960年中情局飞行员鲍尔斯驾驶的U-2飞机被苏联国土防空军击落后,该计划变得更加迫切,因为卫星侦察尚遥不可及,飞机侦察风险极高,因此使用鸟类是有效途径之一。根据中情局在2019年9月解密的细节,“动物伙伴”计划不仅将鸟类用于照相、摄像设备的运载工具,还充当活的生物指示器。当年,美国专门训练信鸽和其他定期途经苏联萨拉托夫州希哈内区的候鸟,因为美国认定那里是苏联化学武器中心,接近的生物身上应该有残留痕迹,只要从飞过希哈内的鸟类身上提取生化样本,就能获得间接指标,倒推苏联化学武器技术特点。

“动物伙伴”计划的第二部分是“塔萨纳工程”,内容是拿信鸽、乌鸦、鹦鹉、猫头鹰、秃鹰、鹞鹰等作为“活的无人侦察机”,美国人还几次在欧洲某处投放甲虫试验。美国人为鸽子准备的200帧连续摄像机仅重35克,当时的造价就高达2000美元,监视目标是莫斯科、列宁格勒(今圣彼得堡)等苏联军工和政治中心。中情局在华盛顿郊区开展最初试验,结果投入数百万美元的计划浪费太大——多数鸽子一去不返,或返回时丢了昂贵的摄像机,还有一些携带摄像机的鸽子遭到野猫攻击,成为“编外反谍队”的牺牲品。

有意思的是,不死心的中情局真打过猫的主意。1962-1967年,中情局秘密实施“声学猫工程”,在猫的耳道、颅骨中装入麦克风、发射器,沿脊柱装入细细的天线,经“改装”的猫没有任何暴露特征,可以窃听秘密谈话并实时转发。然而问题却出在运载工具本身——猫经常开小差,偏离定好的行动计划,“履行职责”时还常被汽车撞死。

鸽子、狗与海豚

中情局打造“动物间谍”,内心其实是“麻杆打狼两头怕”。以闹得最凶的“鸽子间谍”为例,中情局官员一直担心宝贵摄像机为苏联缴获,而且细心的老百姓(尤其是鸽迷)看到这种鸽子,行动也会暴露。当然,演练表明“鸽子间谍”拍摄的照片确实比卫星照片清晰,1976年中情局决定冒险对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展开侦察,建议从美国使领馆车辆底部的专门孔洞、行驶汽车车窗乃至外交官大衣下释放鸽子,侦察目标包括莫斯科的米格飞机制造厂和列宁格勒的造船厂。

除了上述“生物伙伴”,中情局还尝试用狗进行侦察。狗的训练相对简单,美国人掌握在一定距离上对狗进行控制的技术后,开始往狗的大脑里安装带发射机、接收机的控制电极,但这方面的信息没有解密。另外,中情局大量使用海豚,在其身上安装窃听敌方潜艇的设备,跟踪苏联舰艇编队,记录舰艇噪声信号。更丧心病狂的是,美国还研究海豚携带水雷,必要时对苏联舰艇实施自杀攻击。据悉,中情局与美国海军合作实施了“氧气”与“手相学”计划,为佛罗里达州西金斯顿镇的美军核潜艇部队提供“海豚间谍”。顺便提一下,2020年4月25日,挪威渔民在巴伦支海发现一头觅食的白鲸,身上赫然绑着类似GoPro摄像机的仿生设备,标牌上赫然写着:“圣彼得堡设备”,显然俄罗斯军方也学会了用动物实施侦察了。孙军

热点排行 Top